您好,今天是2017年02月15日星期三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嵇康为扪虱不做官

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7-02-15 16:40:48

  鲁迅的《阿Q正传》中有一段文字写阿Q捉虱子时的有趣情形:“有一年的春天,他醉醺醺地街上走,在墙根的日光下,看见王胡在那里赤着膊捉虱子,他忽然觉得身上也痒起来了。”阿Q’于是并排坐下去,也脱下破夹袄来,翻检了一回,不知道因为新洗呢还是因为粗心,许多工夫,只捉到三四个。他看那王胡,却是一个又一个,两个又三个,只放在嘴里毕毕剥剥地响……”后来,因为觉得自己捉的虱子不及王胡多,阿Q和王胡竟因此破口相骂以致大打出手。鲁迅先生十分形象地写出了当年下层劳动者在墙根的日光下捉虱子的画面,这场景很难与“帅”和“酷”联系在一起,不过在魏晋时期,却是一段以扪虱为风雅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有一位名叫嵇康的文人因为需要天天扪虱而推辞出仕做官。

  魏晋时代,“扪虱而谈”是一件雅事,就是一群士人一边高谈阔论,一边挠痒捉虱子。这起源于前秦人王猛,史书记载,王猛年轻时家里很穷,但他手不释卷,博览军事书籍,胸怀辅佐帝王治理天下的大志。当东晋大臣桓温北伐击败前秦苻健,率兵进入函谷关时,王猛披着麻布短衣,面见桓温,一边用手按摸身上的虱子,一边与桓温从容不迫地谈论天下大事,使得桓温不得不敬重其才智风度。其实,在王猛之前,曹魏名士嵇康便已开始了这种不拘小节的生活方式。

  嵇康,字叔夜,年幼丧父,由母亲和兄长抚养成人。嵇康幼年就十分聪颖,博览群书、学习各种技艺。成年后喜读道家著作,曾著《养生论》来阐明自己的养生之道。相传嵇康是一位美男子,身长七尺八寸,容止出众,但不注重打扮。后来,他迎娶了沛王曹林之女(即曹操曾孙女)长乐亭主为妻。平日里,嵇康弹琴吟诗,亦常赞美古代隐者达士的事迹,不愿做官。

  嵇康的故友、河内郡人山涛曾欲推荐他到朝廷为官,嵇康却做《与山巨源绝交书》予以拒绝。在这篇文章中,嵇康说自己赋性疏懒,不堪礼法约束,其中表明自己不愿做官的第三个理由竟是:做官须“危坐一时,痹不得摇,性复多虱,把搔无已,而当裹以章服,揖拜上官,三不堪也”。意思是说上朝久坐,必须维持一个姿势不能乱动,因此腿脚麻痹也没法活动,而且身上虱子多,痒得抓挠不已,却必须身着礼服礼帽,恭恭敬敬地向上司行礼,这怎么受得了?

  史料记载,嵇康生平好食五食散,这是魏晋名士纷纷热衷服食的一种中药散剂,服食后身体燥热,皮肤过敏,而不得不穿“轻裘缓带,宽袍大袖”的旧衣物,以防磨伤皮肤,澡也不能常洗。可以想见,嗜药的嵇康平日一定邋遢不堪。他的著作《养生论》中就提到“虱处头而黑”,看来,他对藏身头发中的虱子也是熟悉的。因身上虱子多而不愿做官,或许嵇康能代表飘逸脱俗、驰神纵情的魏晋风度的最高境界。

  本报记者 肖明舒

来源:城市快报 责任编辑:辰闻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